首页 推荐 都市小说 顾先生宠妻有度

第455章 登堂入室+大结局+番外

顾先生宠妻有度 希拉妮 9175 2020-10-17 06:43
  • 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sxsbook.com,记得常回来 色小说书网 阅读小说!

  

甚至到后来,顾域直接在广宁留了一个月多没走,还登堂入室住进了林奈跟小七的家里。

早上把小七送到幼儿园去,顾域就开车送林奈去公司。

林奈一直要求他把车停在离公司两条街以外的地方,但是今天顾域开的稍微过了一点,女人瞬间就紧张起来:“快停车快停车,别再往前了。现在是高峰期,随时可能被人撞见。”

闻言,顾域踩了刹车,却没有开车门。

他把跑车的敞篷放下来,问她:“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让你难堪吗?”

“我跟你没有在一起,只是交易而已!”林奈强调。

她打不开车门,发现是顾域上锁了,正倾身过来准备自己开锁,突然手就被那个男人给一把按住。

“我没能让你开心吗?小七不开心吗?你跟我在一起,哪晚不是享受的?为什么你明明心里有我,嘴上却始终不肯承认?林奈,你从前大胆和前卫都去哪儿了,守着贞节牌坊你到底想给谁看啊?”

顾域不知道突然哪来的脾气,林奈没回答,她只想打开车门下去。

但是顾域抓着她的手不放,还强迫她回头来看着自己。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承认了跟我在一起,特别对不起姓岳的啊?那我告诉你,他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别说了!”

林奈想阻止他,顾域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要是真的不想连累你,他早干嘛去了?做完身体检查的单子不能扔了或者烧了,非要用文件袋装得好好的,等着被你看见吗?你看不见检查单,人家还有后招,特意让老家保姆给你打电话博同情……”

“好了,不要再说了!”

“我还没说完,林奈,你本来就是我的。你是我的妻子,小七是我的女儿,你们俩明明心里都更偏向我,凭什么要因为姓岳的卖惨,在他身边苦守送终?要不是他那点破事,你在两年前就选择我了。他死了还要绑架你在这种鬼地方累死累活为他们家的产业卖命,凭什么……”

这些话,顾域早就想说了。

尤其是这些天来,看着岳家那些极品亲戚为难林奈一次,顾域心里的怒气就暴涨一次,终于在这个早晨爆发了。

“我带你和小七回帝都,这小破公司不用你这么费事地维护,我直接收购!”

然而,林奈却甩开他的手。

“守住这个公司,是我答应子恒的最后一件事,我一定要办到。”

“你凭什么为他做这么多?”顾域怒气值再一次爆表。

林奈看着这个男人难得失控的表露情绪,却显得格外沉静。

既沉静,又冷漠。

“你如果不能接受,那你走吧。本来我跟你之间只是交易而已,你没必要跟我一直耗在这里。”

“什么意思?你把对那个病秧子的承诺当承诺,对我就是用完就扔吗?”顾域问她。

“麻烦你对我过世的丈夫放尊重一点!”这下轮到林奈也爆发了。

她拉不开车门,林奈直接把鞋脱了,沿着敞篷跑车的边沿跳下去。

顾域想伸手拉她,没拉住。

林奈光着脚跑了两步才转头对他吼:“别再来找我!”

顾域:“……”

女人狠起来,就没男人什么事了。

顾域看着林奈光着脚往岳氏公司的方向奔,原本心里的怒气,更多是被心疼所取代。

哎,刚才他抱怨说,林奈和小七本来都是自己的,岳子恒不过是因为捡漏,才从自己这里偷来和她们母女相处几年的时光。

可是这怪谁呢?

要是他能看好她们,谁又能从他身边偷得走?

看到林奈脱下的高跟鞋还扔在自己车上,顾域只好开车跟上去。

他对着林奈按了两声喇叭,那个女人没有回头。

倒是这个时候,另外一辆跑车突然穿插过来冲在顾域前头,捷足先登拦住了林奈的去路。

车窗落下来,露出一颗红不红黄不黄的脑袋,对着林奈吹了口口哨:“喂,美女,你要去哪儿啊?”

林奈听到不是顾域的声音,回头瞥了他一眼,一看就是个不着调的富二代,不打算搭理他。

可对方却并不放弃,一路跟着林奈,就是拦在顾域那辆车前头。

“美女,我看你鞋都跑掉了,多不方便。上车,告诉哥你要去哪儿,哥送你!”

富二代自以为是个泡妞老手,还给林奈展示一下自己新入手的这款法拉利跑车有多拉风。

一直被他挡在身后的顾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按了几声喇叭见前面的车不让,又见他调戏林奈,干脆直接踩油门撞了上去。

“我靠!后面那个傻x会不会开车啊?”

富二代的车被撞停了,他拉开车门下来,正好顾域也下了车。

“喂,大叔,你会不会开车啊?”

顾域没理他,先提着高跟鞋过来给林奈。

两个人之间还在闹别扭,林奈不接鞋,顾域就直接蹲下身,帮她把鞋穿上。

“哟!”富二代对着他们吹了个口哨,“美女,这么老套的泡妞方式你不会就被他套路了吧。”

林奈虽然在跟顾域闹别扭,但她对有钱无脑的富二代更为嫌弃,连个白眼都懒得赏给他。

富二代以为自己输了,不服气地对顾域嚷嚷下战帖:“这妞我先看上的,你是哪条道混的?我们广宁没见过你这号人,想在老子的地盘上抢美女,有种先跟我练练?”

林奈:“……”中二的人怎么这么多?

林奈心烦意乱,根本不想听他们之间接下来怎么处理纠纷,就直接去了公司。

结果那天中午,电视上突然插播了一场严重交通事故的新闻。

林奈只是在办公室吃饭的时候,随便打开电视瞥了一眼。

谁知道就这一眼,她发现那辆在新闻上出车祸的法拉利跑车怎么这么眼熟?

不就是早上跟她搭讪那个富二代的车吗?

“据悉,这起交通意外起源于一场争风吃醋。当事人之一的胡先生反映,他跟飙车的另外一位先生并不认识,两人在马路上因为一点摩擦起了争执,相约用飙车分出高低,结果不幸在山道上发生连环车祸……”

顾域不会真的去跟他飙车了吧?

他应该不会做这么幼稚无聊的事啊!

可是说不准,早上顾域跟林奈吵了一架,听说男人在生气的时候最容易做没有脑子的事。

那这个新闻上说,另外一个当事人伤情更重,正在抢救,该不会就是……

想到这儿林奈甩下遥控器,第一时间就奔出了办公室。

在从公司到医院的路上,她能够感觉到一股寒气,一直从自己的头顶到脚心蔓延。等到了医院,她几乎已经僵硬到快要走不动道了。

林奈好不容易挪到急救室门口,看着手术中的那三个红字,她愣愣地在原地占了好一会儿。才捧着自己的膝盖,慢慢坐下!

不是坐在提供给家属的塑料凳子上,而是坐在地上。

期间人来人往,有医生护士,好像还有哭闹的伤者家属,林奈就仿佛隐形了般一动不动。

其实,是她对这样的场面太熟了。

陪着岳子恒在医院的时候,曾有过无数次她看着那个男人在情况危急时被推进手术室。

最后一次,他没能带着呼吸被推出来。

当时的心境,林奈不想去回忆,但是却阻止不了自己去回忆。

终于,来来往往的人中有一个人在她面前停下脚步。

林奈看到那双熟悉的黑色皮鞋,抬眼望上去,就见是顾域。

男人完好无损地站在面前,低头看着她。

还不等他说话,林奈就笑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没事,不可能是你的!”

“那当然,你男人这么聪明,怎么能跟一群傻x争意气飙车?”顾域蹲下身,宠溺摸摸林奈的脑袋:“不过,你在这儿守着干什么呢?傻瓜,里面躺着的人又不是我!”

“我害怕!”

不等顾域说完,林奈已经扑进他怀里。

林奈再想装得坚强,却克制不了自己嗓音里带着闷声闷气的哭腔。

她生命中重要的两个男人,翟明翰和岳子恒,都是被病魔给带走的。

所以,林奈其实真的很害怕。

她害怕顾域会成为被带走的第三个……

如果他再出事,林奈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承受。

因为,那一定比她失去岳子恒还要痛苦!

“傻奈奈,我永远不会再离开你的!”顾域在她耳边承诺。

结局——

“林女士,恭喜你,怀孕了!”

林奈上午得到自己怀孕的消息,晚上还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

她换了双低跟的鞋子,一整个晚宴都心不在焉,盯着前面顾域的后脑勺看。

顾域已经在广宁逗留快一年了,但他们一直没有公开关系,他似乎也习惯了当林奈背后的男人。

所以这次参加慈善晚会,林奈跟他是分开来的。

顾域作为重点嘉宾,坐在前排的专座,林奈则低调地坐在最后一排。

两个人距离不远,但是境遇却完全不同。

顾域现在是新总统身边的大红人,想巴结他的人大概能从太平洋排到大西洋去。

而林奈……她所到之处总是充斥着各种流言蜚语。

“那不是林奈吗?”有人认出她来。

“林奈是谁啊?”又有另外的人问。

“京圈里的热门人物,你们还不知道吗?这个女人太厉害了,感情经历那叫一个丰富啊!有人说她结过三次婚,也有人说结过四次……反正跟过的男人,少说加起来能有一个足球队吧。”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要说靠男人上位,国外有那个谁,国内就非林奈莫属了。她第一个男人是沈公子,不过现在沈家已经败落了。第二任你们肯定都知道,是咱们顾氏集团的顾总。至于第三任,好像是姓岳,也是小公司总裁,一年多以前在美国生病翘辫子了,把财产全都留给了她……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奈跟过的这些男人下场全都不不太好。尤其是最后一个,简直英年早逝啊!这种长得太漂亮的女人不能招惹,天生克夫,简直有毒!”

……

顾域那边呢,除了想在工作上巴结他的各种权贵以外,还有许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围着他转,都是想来这里争取一个机会的。

听说在外围圈流传过一个励志故事,就是好几年前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生想尽办法混进慈善晚会,给现场最优秀的男人下药强推之后,顺利地打进了上流社会享福。

虽然,那个女生后来的结局并不好,但这个世界上始终不缺跟凌雪甜一样想一步登天的人。

顾域对外一直称单身,所以也一直不断被全国上下所有女人肖想吧。

林奈突然觉得胸口闷,走到阳台去吹吹风。

“怎么了?不舒服吗?”顾域其实也一直在注意她的动静,两分钟不到就跟来站在林奈身后。

“没事。”林奈摇摇头,但是又莫名其妙地问,“你觉得我有毒吗?”

聪明如顾域,大概已经猜到林奈为什么心情不好了。

他答非所问:“奈奈,你还记得外婆吗?”

“嗯?”

“她老人家也不容易,早年失去女儿已经够不幸了,我这个不争气的臭小子这么多年也没能带着孩子回去看看她。眼看着我这么耗下去没个着落,外婆在老家实在是闲不住,就找人给我算了一卦。算命的人说我是天煞孤星,太凶太恶导致命里无妻无子。”

“胡说八道!那些神棍说的话,你信?”

顾域命里怎么可能无妻无子?他们不是有小七了吗?

而且,林奈现在又怀孕了……这件事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面前的男人呢。

“那八婆说的话,你不是也信?”顾域反问她。

林奈:“……”

原来是在这儿等着!

林奈发现顾域特别会安慰人,有些话明明是歪理,但从他口中说出口就有种温柔的力量,能瞬间让她心情好很多。

是啊,人生在世,凭什么要为别人的眼光和评价而活?

只要小七开心,自己跟顾域在一起也很开心不就行了吗?

林奈突然回头,看向刚才说自己坏话的几个八婆。

对方明显心虚,跟她目光一对上就显得底气不足。

林奈突然放下手上的香槟走过去,偷偷说过她‘克夫’的人还以为这是要找自己算账呢,吓得猛地后退两步。

而林奈却是径直略过她,登上了慈善晚宴的舞台。

林奈手拿话筒,站在晚会舞台中央、追光和在场所有人目光的中心处,就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她曾经红得不可一世的演唱会现场。

时光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从当年敢爱敢恨的小天后到如今性感美艳的小女人,林奈仿佛经历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现在梦醒了,一切回到原点,她打算把自己的敢爱敢恨找回来。

“大家好,我是林奈!我知道在你们的口中,我被贴上过各种各样的标签。或许我的感情经历在给你们带来参与饭后的谈资时,还会被你们唾骂一声狗血。不过我今天要说的是,在场的人都很幸运,你们即将见证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刻!”

林奈说完引言,确定话筒音响一切正常,就在现场扫视一圈。

她对着那个从阳台朝自己一步一步走近的男人,用话筒大声问道:“顾先生,你刚才不是拍下了一枚叫‘永恒之爱’的戒指吗?是不是打算跟我求婚用的?”

林奈没皮没脸的程度,在她年少无知追求沈思彦的阶段,是得到过公认的。

但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话已经说出去了,顾域居然不接?

林奈看那个男人站在台下,似笑非笑跟自己对视,不禁偷偷咬紧后槽牙,再强调一遍提醒他:“顾先生,如果你现在跟我求婚,我就答应你!今年,我们一起带孩子回老家看外婆吧!”

顾域还是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既不上台,也不说话。

还不接招?

这男人每天晚上缠着要上她的床时,不是总嚷嚷着要跟自己结婚吗?

怎么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就软了?

林奈宁愿相信,顾域是有意看自己笑话的。

林奈有些恼了,干脆放狠话:“在场的男人,今天谁跟我求婚,我就答应他!”

终于,顾域动了!

男人踩着矜贵的步子走上台,走近林奈。

到她面前时,顾域优雅地单膝跪地,拿出他拍来确实是为了求婚的钻石戒指。

“奈奈,嫁给我吧?”

林奈就在所有人没对这突发事件反应过来是之际,答应了顾域的求婚。

当两人在舞台上紧紧相拥时,林奈小声问顾域:“你刚才磨磨蹭蹭干嘛?是觉得跟我求婚面前,还是看我笑话?”

“都不是。”

“那是为什么?”林奈差点下不来台,必须问个究竟。

“好久没听你叫我顾先生了,想多听几遍。”

林奈:“……”回去听不行吗?

非得在这种时候,害她心都提起来了。

说实话,林奈刚才那话放出去之后,仍然只有顾域一个人上来跟她求婚。

可见,国人对迷信思想还是有所顾忌的。

如果林奈克夫,而顾域注定天煞孤星的话,那他们俩在一起就是正好以毒攻毒吧。

番外——

林奈跟顾域婚后,举家搬到了国外。

顾域在国内虽然已经被捧成男神一样的人物,但聪明人都懂得急流勇退。

他左右了两场总统竞选,在总统和盯着这个位置的人眼里,哪还能容得下他?

幸好,他现在有了一个完整温暖的家。

或许病毒残存的欲念曾试图做怪,但是那点程度跟林奈还有家里两个小机灵的重量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后遗症可以完全忽略不计了。

每天早上上班,林奈都亲自在门口给顾域系领带。

男人对她抱怨道:“不想去上班。”

记得以前,顾域可是个工作狂人,婚后蜜月期林奈的地位都只能排到工作之后。

谁知道二婚他彻底变了性情,胸无大志一心想做家庭煮夫呢?

林奈以前得想尽各种办法争宠,现在却要给他做思想工作:“那不行啊!你不上班,我还有小七小八就只能喝西北风。”

“以我的存款就算不上班,咱们一家四口喝神仙水也足够活八辈子了。”顾域反驳道。

“别瞎说,神仙水只能敷,不能喝。再说,你不上班,小七也不想上学了。她现在特别喜欢有样学样,你得给孩子树立一个好榜样。”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公司?”

顾域抱着林奈的腰不放,不老实地一点一点往下滑。

“说好了今天跟宋大哥一家一起吃饭,咱们吃火锅,我还得去准备材料呢。”林奈拍开他乱摸的手。

谁知道这话,终于给顾域找到了借口不去工作:“你要买很多材料,自己肯定提不动,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啦,宋大哥会跟我们一起去的。”

“我老婆跟别的男人一起,我不放心。”

“宋大哥你还不放心啊?就算全世界的男人出轨,他也不会出轨的。”

听她这个‘全世界’的意思,是把自己也包含进去了,顾域不禁有些不满:“你是不是忘了他曾经那段酒后失身?”

“不是说没失身吗?”

“孩子都怀过了,你信他的?”

某些人真的是,为了不去上班连兄弟都要出卖。

“一会儿见到裴医生,你可千万别提宋大哥跟凌雪甜那段啊。”林奈提醒顾域。

别看裴若寒冷冰冰的,以前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

可她一旦在乎起来,那也不是一般男人吃得消的。

听说,宋帛为以前那笔糊涂账都不知道跪过多少次搓衣板了。

……

中午饭桌上,顾域一家四口和宋帛一家四口都来齐了。

宋帛家之所以是四口,因为还有宋柯洋。

折腾这么多年,柯洋总算是大学毕业了。

林奈跟顾域之间经历太多,时常回想起来会有一种自己已经老了的错觉。

只有看到柯洋,她才相信自己其实还很年轻,也就大学毕业没几年嘛。

宋家的人,除了宋柯洋这个基因变异的,其他人好像都挺沉默寡言。

宋帛也就算了,值得一说的是他身边的小家伙。

小宝今年两岁多,就跟当初刚被顾域发现时的小七差不多大。

不过人家作为一个小俊男,可不跟小七一样口水巴巴地要糖吃。小家伙下半身还没脱纸尿裤,上半身却穿着订做的迷你型西服套装,脖子上系着彰显绅士精致的蝴蝶结。

大人吃饭喝酒的时候,他就板着脸端坐着儿童座椅上。

任凭小七围着桌子叽叽喳喳活波跳跃,顾域家的小儿子追着姐姐在地毯上爬来爬起,小宝都岿然不动,仿佛跟他们不是同一种生物。

“弟弟!”

小七突然跑过来,想给小宝的兜兜里塞糖。

小家伙还抗拒地推手,不屑吃这种东西。

“我可以抱弟弟吗,姨姨?”小七询问裴若寒。

小宝摇摇头:“……”抱你自己弟弟去。

裴若寒点点头:“当然。”

结果小七一抱,小宝一蹬腿,两个小家伙就一起摔倒在地上。

还好林奈家因为有不到一岁的孩子,地上铺的都是厚厚的毛毯,摔不疼。

两个孩子都没哭。

不过顾域闻声还是第一时间过来,抱起了小七。

小宝则不用谁抱,自己淡定地爬起来,坐在地上叹了一口气,看表情似乎很心累。

裴若寒看看顾域的表现,再看看宋帛……当初她是见过宋帛怎么对豪豪的,这男人似乎天生对小孩没有兴趣。

裴若寒这段时间其实一直在思考,自己应不应该承认当初撒了谎?

因为她觉得宋帛之所以现在对孩子越来越冷淡,是因为他以为这孩子不是自己的。

并且因为他觉得小宝是秦风的骨肉,才会给孩子取这么个小名。

宋小宝宋小宝……这得多大仇多大怨啊?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裴若寒觉得自己不能再瞒下去了。

她起身抱起小宝,看向那个还无动于衷的男人道:“宋帛,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老婆发话,‘冷面尊神’才起身。

抱着孩子走在前面,裴若寒深吸了一口气,站定脚步转头对宋帛道:“我要跟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

“你说。”

“小宝是你的亲生儿子。”裴若寒郑重澄清道。

谁知道闻言,宋帛并不惊讶:“我早就知道啊。”

裴若寒:“……”

孩子没出生之前,她一两句话或许还骗得了他。

可小宝现在长得跟宋帛越来越像,父子俩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宋帛又不傻。

“若若,你骗我的不止这一件事吧。当初你还说你第一次给了别的男人,其实我……”

“闭嘴!”

……

林奈端着一碟花生米从厨房出来,好像听到裴若寒跟宋帛起了争执,她问宋柯洋:“他们没事吧?”

“没事,夫妻俩恩爱日常,在线battle翻旧账,床头打架床尾和。对了三嫂,你刚才电话响了。”

林奈看了一眼手机,今天是圣诞节,她收到两条嘱咐短信。

一条来自萧影,一条来自顾元……

林奈短信还没点开看内容呢,顾域突然伸手过来。

等把手机还给她,林奈发现那两条短信已经被删除了。

其实顾元钧挺洒脱的,放手之后就没在林奈面前出现过。

也是这一两年,听说林奈已经跟顾域复合,他才每逢节假日给林奈发一条问候短信。

倒也不是骚扰她,主要是为了膈应顾域。

看来这兄弟俩之间的战争,还没打算熄火。

“不过,你干嘛把萧影的短信也删掉啊?”林奈问顾域。

“最近局势动荡,在她没离开薄泓远之前你最好别跟她联系。”

林奈知道顾域这么说,肯定有他的考量。

听他说之后,林奈也提醒过萧影,那个叫薄泓远的男人野心很大。

她如果想过简单的生活,最好离他远一点,不然难免被伤害。

林奈有种预感,萧影的感情应该也会很艰难。

不过感情之路嘛,谁不是这样走过来的呢?

……

对了,林奈到国外以后,还见过喻安安。

当时喻安安带着双胞胎孩子,身边还有一个男人,跟靳希存长得一模一样。

但是喻安安叫他,却不是靳希存的名字。

那个人给林奈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顾域和宋帛都说,靳希存已经死了。

那……就当他已经死了吧!

  • 顾先生宠妻有度》小说书免费全文阅读,不要忘记把色小说书网分享给更多朋友哟!
  • 本页链接:http://www.sxsbook.com/book/112810/19818d353509a.html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