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仙侠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正文卷 第五百九十八章 平北妖,稳诈灵山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12262 2020-07-31 15:15
  • 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sxsbook.com,记得常回来 色小说书网 阅读小说!

  诶,北洲真打起来了!”

  “这么大的灵力波动,才发现啊?干哈去了之前,净闭关琢磨玉女心经了?”

  “道友你再构陷贫道,贫道打人了嗨!”

  昆仑山,一群老道平日里相聚喝茶之地,道道身影站在空中,眺望着东北方向。

  那里,白日多了一片火烧云,雷声阵阵、风声呼啸,远在此地都隐隐可闻。

  有老道问道:“天庭这次竟然是来真的?不是威慑威慑做样子,当真要与妖族开战?”

  “许是妖族此前做得太过分了,趁着太白星君不在天地间,到处惹是生非,天庭此举是要一扫此前的颓势。

  拿此时的妖族开刀,敲山震虎,也算是明智之举。”

  “不错,不错。”

  “是这般道理。”

  众老道说话间,一道流光自大战之地飞射而来,化作一名老道身形。

  这老道面露余悸,对众编外炼气士拱拱手,匆匆落去下方凉亭,喝茶压惊。

  那群看热闹等消息的老道立刻追了上来:“打探到什么了?”

  刚回来的老道喝了口茶,叹道:

  “惨,太惨了!”

  “怎么个惨法?莫要卖关子呀道友!”

  “贫道刚从北洲边界回来,刚才亲眼所见!

  一片又一片妖兵被天兵收割,方圆几千里的地界都是神通法宝,仙光浓密到灵识都展不开!据说,还有其他地方也在大战,天庭这次出动了数百万天兵都不止!”

  “天庭有这么多仙兵?”

  “撒豆成兵呗,贫道在这都能闻到豆粉被火烧的味儿。”

  “也不知妖族这次会不会伤筋动骨,天庭现如今还是积累不足,估计与妖族也就是两败俱伤。”

  “话不能这么说,太白星君可能不赢,但永远不亏。”

  那刚回来的老道瘫坐在椅子上,缓缓舒了口气,笃定地答道:

  “不,这次绝对不是两败俱伤,天庭是要把北洲妖族连根拔起。

  太白星君这次来狠的了,天庭不知不觉竟已经有了这么多长生仙。

  各位是没见,那些妖兵一冲就散,天兵各路掩杀,天雷打个不停、天火烧之不尽,更有贫道见都没见过的战阵,数百真仙合力,竟然就能跟金仙大妖抗衡!

  那些凶残的老妖,要么是被围攻,要么是被太白金星亲手毙掉,两边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天庭这次,是真舍得流血了!”

  众老道闻言倒吸一阵冷气,各自对视一眼,分析着妖族这波损失惨重,对洪荒大世会有什么影响。

  老村口大爷了。

  众老道七嘴八舌地讨论了小半天,却见一朵白云悠悠飘过,最近越发滋润的度厄真人驾云而来。

  瞧这位真人,穿一身讲究的绸面鎏金仙鹤呈祥灰道袍,手中捏着一面铜镜,时不时换个角度对着铜镜中端详,嘴里不断的“哦”“呀”“哇”,惹的众老道心痒难耐。

  众老道正待问这铜镜是何物,度厄真人嘀咕一句:“呀?这是后土娘娘的化身?传闻中的七情化身竟有如此威力!”

  霎时间,一双双眼睛凑了上去,更有老道施展飞眼术,两颗眼珠蹦到度厄真人身后,朝那铜镜看去。

  这铜镜中所显,竟是北洲天、妖大战的情形!

  一群老道蜂拥而上,度厄真人含笑摇头,端着铜镜落下云头,居中而坐,好整以暇地显摆着自己这第一手‘情报’。

  铜镜内,那面容、身段、气质近乎完美的少女,正踩在一朵朵莲花在大战之地漫步。

  她每次落脚,脚尖与七彩莲花触碰,就会有浅浅的波痕荡漾开来,如润物无声之春雨,亦如不忍摘走落叶的秋风。

  她身周方圆百里内,只有天兵放出来的道兵,以及大批表情复杂的妖兵。

  妖兵们或哭或笑,或在癫狂中与身旁同伴同归于尽,或于悲哀绝望之中束手就擒、引颈就戮。

  忽有老妖自地底冲出,化作一头金毛巨象,满目凶光,恶狠狠地冲向这完美中带着一丝丝不和谐的少女;

  少女头也不回,脚尖下点时稍微重了些,一抹灰色的波痕划过,那巨象呆呆地停在空中。

  巨象仰头看看天空,又看看大地,目睹着各处妖族的惨状,感念着自己一族已走向末日,妖庭的余晖再无法闪耀于洪荒天地。

  他化作人形,看着自己一双粗手,毫无征兆地运起全力,一掌劈在自己头顶,身躯自空中缓缓砸落……

  “何苦呢。”

  那少女一声轻叹,脚下漫步,继续在战场各处闲逛,维持着自己七情之力的均衡;

  她所过之处,天兵天将纷纷避让,只凭道兵与妖族厮杀,却有风卷残云之势。

  昆仑山上。

  通过铜镜目睹这一幕的众老道齐齐震惊脸,不知这是哪般手段。

  还好浪前辈没在洪荒普及《卧槽的一百种使用方法》,不然此时的仙阁酒宴之地,定是一片欢腾。

  度厄真人感慨道:“众生七情之力,竟也是无上大道,奇哉妙哉。”

  言说中,他手指轻点……在铜镜中调出一张滚动的‘列表’,点开了同时观看最多的第一栏,见到了一名小将在妖神之间冲杀。

  其实不只是度厄真人手中铜镜能见,在中神州各大坊镇,天庭此前立下的一面面大铜镜中,都在播送着同样的画面。

  天庭剿灭妖族之战。

  那一幕幕……

  玄妙又让人心底发寒的后土七情化身,身形所过之处,生灵尽皆失控。

  骁勇善战又手段凶残的上古战巫,似乎是要再现上古巫妖大战的惨烈。

  一往无前的三只眼天神,手提三尖两刃枪各处冲杀,但凡有大妖冲向天兵之阵,下一瞬必是他疾驰而来的身影。

  还有那进退有度又变化莫测的天庭战阵,已算是改写洪荒斗法理念的‘革新’;

  五花八门又威力非凡的战阵展露在众炼气士眼前,让不少觉得天庭缺高手的炼气士,在重新审度天庭的实力……

  当然,最惹人关注的,还是那位太白星君。

  虽然他慈眉善目落在北洲边界时,被数十位妖族高手围攻的模样很狼狈;

  但他撕开道袍、手持小戮神枪横扫千军的英姿,确实有点小帅。

  准确来说,是老帅。

  李长寿虽然也很想端坐在云端看天庭兵将冲杀,但己方本就没几个高手,稳妥起见,他还是亲自下了场……并吸引了对方大半高手的注意力。

  北洲这一战,打了三天三夜。

  原本暗无天日的北洲,部分区域被打出了蔚蓝天空。

  北洲边界、无边瘴气外,那连绵的大山被染成了血红,数不清多少仙豆的骨灰搅拌着妖血,成了一片片粘稠的糊糊。

  最凶残的是,竟然有几个巫族憨憨,对着这些糊糊流口水,很有尝试一下的冲动……

  聚集在北洲的妖族被一扫而空,八部天兵损伤一成五六,数十位天将陨落。

  阴风吹拂,地府阴兵将牺牲的天兵天将残余魂魄,尽数带走。

  妖族魂魄就地灭杀,为地府减轻一些工作压力,天兵魂魄一个个带着功德,迈上了‘超级会员转生通道’。

  优先转世,福缘匪浅,顺便附赠月老殿免费会员、财源滚滚殿终生庇护等多项优质服务。

  为天庭留过血的,天庭自不会亏待。

  大战后,北洲满目疮痍。

  天庭兵马各自回营,于天空中结队回返北、西、中三天门,后续还有瑶池庆功宴。

  李长寿却并未着急回去,他背着手,保持老态伪装的身影出现在一个又一个山头,在这片战场漫步。

  众天庭正神见状纷纷感慨,也在空中跟随,并未着急回天庭领功。

  有神仙叹道:“这就是太白星君啊。

  下令攻伐时杀伐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大战之后又无法控制住心底那份悲悯之心,体会着众生逝去之痛。”

  众正神各自点头称赞,对李长寿的赞美之词不绝于耳。

  终于,七情化身自远处飞来,一身长裙不染尘埃,三千青丝随风飘舞,面容却带着少许哀愁,见到李长寿就是轻轻一叹:

  “他们也太惨了。”

  云上众神仙竟是悲从心头起,几位心境不稳的正神禁不住潸然泪下。

  李长寿带着微笑,淡然道:“此前已经给了他们许多机会,这条路也是他们自己选的,谈不上惨或者不惨。”

  此时主导七情化身的,自是小哀。

  小哀纳闷道:“那你在这里转着作甚?”

  “补刀啊,”李长寿皱眉道了句,“那些妖族高手狡诈的很,说不定就有人假死脱身,你看……前面不就有一个。”

  说话间,李长寿随手打出一掌,前方一座小山轰然坍塌,将一条假死的八头大蛇直接震死。

  好端端的不朝着九头发展,非生八头。

  李长寿摇摇头,叹道:“天兵体系还是不完善,稍后还是要增加收拾战场的后勤队,很多宝材都这么浪费了。

  这些妖族虽然身家薄,但积少成多,蚊子腿再细也有肉。

  这些天兵天将啊,都是没经历过苦日子,不知道节省!”

  小哀:……

  众神仙:……

  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小哀与他一同巡查各处,小哀并未拒绝,其他七情化身依次出来与李长寿打了个招呼。

  “这次多谢你们了,”李长寿笑道,“若非你们出手,天兵的损耗起码要多三成。”

  小哀叹道:“我太惨了,到头来还是被你当法宝用,说什么朋友都是骗人的话。”

  李长寿并未接话,主动引领谈话节奏。

  这要是堕入小哀的逻辑,悲哀自是要超级加倍。

  李长寿道:“这些年在凡俗玩耍的如何了?要不要来天庭住一段时日?”

  “去哪不都是你安排的,”小哀幽幽地嘀咕了句,“她们还想去三千世界走走看看。”

  “过几百年吧,”李长寿笑道,“待大劫消散,你去哪都不会有人多管。

  只是如今,你与后土娘娘并未完全分离,也在天道序列之中,若你控制不住七情之力爆发,很可能会影响到大劫运转。

  这点就只能委屈你了,若你觉得南洲凡俗更有趣,也可一直在凡俗玩耍。”

  小哀抿着嘴应了声,目中满是对自己的心疼。

  她眼中光芒轻轻闪烁,突然小嘴一撇、鼻尖轻哼,抱着胳膊道了句:

  “天庭规矩太多也没什么劲,我在凡俗再耍几百年!

  你有空就带人多来看我,顺便把那个喜欢穿红衣服的骚道人带过来,咱也怪想他的!

  嗯,咱保证打不死他!”

  却是换了个化身。

  李长寿笑道:“与道友聊天,当真要思路快些。

  那也好,在凡俗游玩就在凡俗游玩,若觉情形不对就赶去东海,我稍后去给龙王打个招呼。

  龙族高手众多,就算不能将你镇压,也能拖延些时间。”

  “是,是,知道了,让小哀出来跟你聊吧!”

  小怒翻翻白眼,“老神仙什么的,真没劲!”

  李长寿笑而不语,继续在此地战局各处溜达。

  补刀,也是个考验耐心的活。

  逛着逛着,李长寿瞥了眼某处山阴林地,嘴角露出淡淡笑意,拿出一枚玉符捏在手中,开始刻入一些图文。

  那林地角落,两个蹲在地上的头套男巫,各自拿着一颗巴掌大小的小草遮掩身形,暗中观察李长寿与七情化身的背影。

  “马,咱们就这么走过去跪下?哞~”

  “祖的化身就是祖,星君正跟祖散步,别去打扰了,等着吧,咴儿!”

  “这几天打是打过瘾了,但也有不少兄弟死伤,”牛头叹息着,“在地府待久了,咱也有点悲天悯人,觉得生灵不易了。

  不过这也是上古留下来的恩怨,了结了也挺好。”

  马面随手填了一根草在口中咀嚼,回道:

  “妖族各路妖王死的死逃的逃,后面一两千年是闹不出什么大事。”

  “可惜了,”牛头略有些遗憾,“那几只一看味道就不错的大妖给逃了,活了这么多年的长生妖啊,肯定老劲道了。

  马,妖族暂时被搞定,咱们岂不是没机会出来了?

  哞~”

  “我倒觉得安生点好,总是外出走动也不像话。

  你奶奶不是说了吗?这天地是趋于稳定的,天庭带来的秩序正一点点完善,咴儿!

  都是好事,咴儿~”

  “两位元帅在这里蹲着作甚?”

  身后突然传来那熟悉的嗓音,牛头马面一个激灵跳了起来,转身看去,却见太白星君就站在哥俩眼前,自家祖的化身已驾云飞远。

  牛头大喊一声:“地府勾魂二使拜见星君大人!”

  两巫单膝跪地,低头行礼。

  李长寿含笑虚扶,用两股仙力将他们搀扶了起来,温声道:

  “天庭还有诸多善后之事需我去处置,就不与两位元帅叙旧了。

  这里是我炼制调料的十八种秘方,两位可自行琢磨。

  改日再去地府拜访。”

  将手中玉符推过,李长寿含笑摆手,身影化作青雾随风消散,留下牛头马面在林中一阵撒欢,朝各处战场分头疾奔。

  漫山遍野,都是食材!

  ……

  北洲除妖战后,天庭借势在北洲边界驻扎仙兵,开始了浩浩荡荡的《天地扫妖》计划。

  除却东胜神洲东部区域,天庭、龙宫、地府三股势力合力,只用两个月的时间,将整个五部洲翻了个底朝天。

  但凡有业障在身的大妖,无论其背景如何、跟脚如何,一经发现、即刻打入轮回。

  业障深厚者直接打到魂飞魄散,只许其真灵轮回。

  然而,根据太白星君的指导精神,只是将五部洲搜查一次是远远不够的,他们还要复查、核查、多部门交叉清查,尽量减少漏网之鱼的数量。

  不只斥诸于武力,李长寿多手段并用,分化妖族内部各个派系,将那些‘善’妖分而治之,并搞了个‘举报有奖’制度。

  妖族声威……此时也提不到什么声威了。

  妖族势力一落千丈,不到半年,就从原本的洪荒二流大势力,落成了不入流的势力。

  此前,北洲妖族联合起来,还能对中神洲北部发起一场扰袭,制造许多麻烦。

  但此时,随便几家中神洲仙门一联手,就能单挑妖族残余主力。

  巫族与妖族,再次达成了某种微妙的平衡。

  这些还都是旁人能看到的、李长寿用的手段;在暗处,李长寿开始重推‘灵’的概念,用精、灵、怪分化妖的概念。

  让万灵化形后不认为自己是妖,这才是控制妖族势力的根本计策。

  同样,这也是李长寿的【道】。

  时过五个月,五部洲依然被封,三界倒也非最初那般人心惶惶。

  正当各方以为天庭会渐渐收手时,八部天兵竟再次出动,这次却直奔西牛贺洲,于西牛贺洲上天入地、来回巡查。

  继除妖之后,天庭的枪尖,直指灵山。

  又数日后,天兵天将远远地将灵山合围,但只是围着,毫无表示。

  此时灵山上下也有点慌。

  此前天庭封锁五部洲太过迅速,完全没有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机会。

  大批归顺灵山的鸿蒙凶兽、上古凶妖,都未能及时外出躲避。

  这半年间,天兵天将来回搜查业障生灵,这些凶兽和妖兽只能躲在灵山附近;

  而这几日,天兵天将看似只是毫无规律地到处巡逻,实际上却封堵住了西牛贺洲向外的一切通路。

  从地下到高空,天兵是一点角落都没放过。

  但灵山老道们大抵还是有些底气的。

  ——灵山是圣人道场,两位圣人就在灵山内修行,便是玉帝亲来,也不能直接搜查此地。

  此前杨戬闹事的情形,实属偶然,天庭也没第二个杨戬可用。

  但灵山众老道所不知的是,天兵合围灵山的第三日,一道金光自东海天涯海角入关,朝天庭激射!

  太白宫,正在殿内打坐的李长寿突然睁眼;

  有天将禀告金鹏元帅已进了东天门,李长寿的仙识却早已锁定在了金鹏袖中。

  那里,三颗留影球被仙力封禁,闪烁着微弱的光亮。

  ‘就是不知,师兄演技如何了。’

  李长寿仔细思索后面的安排,不自觉脑补了下,大法师与孔宣在‘鲲鹏号’附近忙前忙后的画面,禁不住眯眼轻笑。

  与此同时;

  灵山脚下,某处隐蔽的洞府中。

  文净道人站在洞口,隔着几层禁制,皱眉看着远处云上地下的天兵天将。

  ‘水神大人让我潜伏至今,莫非,就是为了今日?’

  • 本页链接:http://www.sxsbook.com/book/236229/232f1ad149a37.html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