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都市小说 烈焰

全部章节 第387章 婚礼

烈焰 碧玺 11454 2020-10-14 11:21
  • 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sxsbook.com,记得常回来 色小说书网 阅读小说!

  一个小时不到那边就回复过来,最近几个月雷嘉言一直待在米国实验室,跟着导师做实验,还算安分守己。

  萧北鸢稍微放心,也没有多想,加上怀孕后她事情太多,也实在是顾不过来雷嘉言在做什么。

  吃完早点雷凌带着萧北鸢和小九出门,先送小家伙去幼儿园,再送萧北鸢去民大上课,然后他才回环球。

  最近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婚礼上,雷氏那边全部交给了芮慕钧还有二叔三叔他们打理。就连环球这边,员工们知道老板要为老板娘准备一个举世无双的婚礼,都出谋划策,秘书处那几个小姑娘还开玩笑要当伴娘。

  进了办公室,杨修就进来汇报婚礼准备的进展。

  雷凌想把婚礼办在当初他和萧北鸢重逢且定情的地方,也就是樱花国。开始有想法想补一个隆重盛大的婚礼给萧北鸢的时候,他就买了一个小岛,他想去小岛上举行婚礼,甚至想过不请宾客不要司仪神父,连小九都不带,就他们夫妻二人去岛上……

  后来麒麟听说后,专门打电话过来,骂自家五哥有异性没人性,就连骆安歌他们也反对,说婚礼要热闹才有意思,还威胁说如果他敢那么做就跟他绝交。

  最后雷凌当然是迫于几个哥哥的“淫威”,把不走寻常路的想法彻底打消。

  眼看着萧北鸢肚子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笨重,雷凌就越发心急,他可不想婚礼继续拖下去。

  欠这个女人别的东西都行,用金钱和爱都可以弥补,只有婚礼,真的用什么都弥补不了。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计划前往樱花国的前两天,雷凌召集雷氏和环球的高管开会,会后请大家聚餐。

  今年他大刀阔斧改革,提拔了一批年轻人进入管理层,老板要结婚,那群年轻人起哄要老板一条龙请客。

  雷凌高兴,有求必应,吃了饭就被一群年轻人架去了KTV。

  他名下有娱乐场所,且有全康城最好的酒,大家一进去就玩嗨了。

  雷凌记挂着家里的娇妻,但是这时候提前走又有点过意不去,只好给萧北鸢打电话,把这边的情况一说。

  当时九点多,萧北鸢正在喝芮雪姬给她煲的燕窝,听他说可能会晚点回来,知道和高层聚餐,就吩咐他:“少喝酒,要是喝多了,就去睡书房,酒气会薰到我和宝宝。”

  雷凌哪能去睡书房,不抱着老婆他哪能睡得着,于是打包票说绝对不喝酒。

  最近这一年事情太多,他一直处于紧绷状态,最近忙于准备婚礼更是连续一个多星期熬夜,出去放松放松,萧北鸢也没说什么。

  等她回到楼上,发现本该在床上的小家伙不见了,她以为小九是回儿童房去了,找了过去发现没有。

  萧北鸢以为小家伙是去找奶奶了,问了也发现没有,反倒是芮雪姬比较着急,担心孙子跑出去。

  跑出去自然是不可能,自从圣殿教的事爆出来,雷家就增加了安保力度。

  萧北鸢安慰了芮雪姬几句,又折回楼上,经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动静。

  这是二楼一个空置已久的房间,她没有进去过,只是有一次听雷凌说里面堆放的是雷嘉言的东西。

  “小九……”萧北鸢推门进去,果然看见小家伙在里面,正优哉游哉坐在椅子上看什么东西。

  萧北鸢松口气,走过去:“小九,怎么跑这里来了?”

  听到妈妈的声音,小九跳下椅子,跑到妈妈面前,举起一个东西:“妈妈你快看……”

  是一个相框,萧北鸢首先看见的是雷嘉言,然后是……林杳,还有一个她一直不愿意提起的人——柏玉玲。

  她把相框倒扣在桌子上,拉起小九:“一张照片有什么好看的,快回去睡觉。”

  小九挣脱开妈妈的手,又拿起相框,指着里面的人:“妈妈你快看,二叔旁边这个婶婶……”

  婶婶?萧北鸢莫名其妙后背发凉,一个活着的时候让他们一家三口让整个雷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的女人,死了也要阴魂不散么?

  但是,她该怎么告诉小九这些?

  正在犹豫,小九又开口:“妈妈,你还记得那天我跟你说的爸爸的秘密吗?”

  萧北鸢愣了一下,点点头:“记得啊,怎么了?”

  小九又指了指照片上的柏玉玲:“就是婶婶啊。”

  “小九,告诉妈妈,谁让你叫她婶婶的?”

  “二叔啊,他跟爸爸视频的时候,婶婶就在他旁边,我看见了,他们还让我叫她婶婶,还说他们也马上要结婚了……”

  惊恐的感觉从脚底板窜到后脑勺,萧北鸢的声音很尖锐:“小九,不许瞎说,这个人……这个人已经去世了。”

  小九一脸狐疑:“去世了?可是妈妈,那天爸爸和二叔视频的时候,婶婶真的就在二叔身边,小九没有骗你。”

  小九不会说谎,这个世界也没有鬼神,柏玉玲也确实是死了的,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一个和柏玉玲长得像的女人吗?

  还是柏玉玲没死?

  不应该啊,当时在林一文的基地,去了的人都证实柏玉玲是死了的。

  照小九的说法,雷凌是清楚这一切的,但是他却保持沉默,那天小九说漏嘴他也并没有解释,反而着急忙慌的掩饰,到底怎么了?

  她蓦地想起一件事来,之前她偶然看见雷霆和雷嘉言视频,父子俩好像还为了一个人吵起来。莫非就是为了柏玉玲?

  刚才小九说二叔和婶婶快要结婚……萧北鸢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要炸了,谁来告诉她,到底怎么回事?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小九扯了扯萧北鸢的衣服,“是不是爸爸有秘密瞒着你,你不高兴了?”

  萧北鸢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她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不想把一些负面的东西带给孩子,于是勉强笑着摇头:“没事,我们回去睡觉吧。”

  小九哦了一声,放下相框,跟着妈妈出来。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雷凌没有回来,萧北鸢继续枯坐在床上,毫无睡意。

  柏玉玲去世的这几个月,萧北鸢几乎没有想起过这个人,大约人都是这样的本能,对于给自己带来痛苦的人和事,总是下意识逃避。

  但是现在,就在今晚,她失眠了,或者说她害怕了。

  她无数次自我催眠以下几点,第一,柏玉玲确确实实已经死了,人死是不能复生的;第二,按照雷嘉言对柏玉玲的迷恋程度,他找一个长得像她的,或者有想嫁入豪门的整容成柏玉玲,以此为敲门砖,偏偏雷家二少爷就吃那一套;第三,雷凌不告诉她,是不想她胡思乱想,毕竟他们的婚礼近在眼前。

  但是,自我催眠以失败告终,她没办法不胡思乱想。

  凌晨快一点雷凌才满身酒气回来,当时萧北鸢刚刚强迫自己躺下去闭上眼睛,听见院子里传来发动机的声音她也没动。

  雷凌倒还算自觉,先去客卧洗了澡,等身上的酒味消散了大部分,这才回到主卧来。

  上床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把老婆抱在怀里,萧北鸢被他身上的寒气弄得一个激灵,忍不住出声:“你去睡书房去。”

  “小乖,原来你没睡呀?”雷凌很开心,扳过老婆的脸,亲了又亲,“是不是我不在你睡不着?对不起对不起,答应了你不喝酒,但是架不住那些人,就稍微喝了点,你闻闻……”

  他对着萧北鸢哈气,跟哈巴狗似的。

  萧北鸢心里梗着柏玉玲那件事,躲开他的耍流氓,正色问:“你是不是有秘密瞒着我?”

  她这句话问得挺突然的,雷凌喝了点酒,脑子有点懵:“没有啊,我哪敢有秘密?”

  萧北鸢本来是想等到天亮了再说的,但是她现在心里藏不住事,索性推开他,坐起来打开台灯,从柜子上拿过相框,丢给雷凌。

  雷凌看了一眼,脑子里炸开什么东西,还是问:“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还要装蒜是不是?我问你,为什么小九会说你和雷嘉言视频的时候柏玉玲就在雷嘉言旁边,你们还让小九喊她婶婶?”

  萧北鸢盯着雷凌,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雷凌眉眼跳了跳,拍了拍额头,笑得有点牵强:“你说这个呀?小乖,你听我解释,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萧北鸢眼神冷冷清清的:“那你给我解释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是雷嘉言那小子,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和柏玉玲长得七八分相像的女人,两个人已经在米国同居,下一步打算结婚。之前视频的时候他告诉我这件事,他承认依旧对柏玉玲有刻骨铭心就算死也不会减少的执念,我劝过他,但是你知道的,那家伙对柏玉玲是走火入魔了,谁劝都不管用。至于小九喊那女人婶婶,是雷嘉言要求的,我也不好说什么,咱们大人之间的恩怨,没必要带给小孩子。我之所以瞒着你,不许小九告诉你,就是怕你多想。”

  萧北鸢半信半疑:“就这样?没有别的猫腻?”

  雷凌举起手:“我对天发誓,要是有事情瞒着我家小乖,就让我天打……”

  这人发起誓来惊天动地的,萧北鸢捂住他的嘴:“暂且相信你……”

  雷凌嬉皮笑脸抱住她,亲了又亲:“谢谢老婆。”

  这件事算是暂时揭过去,两天后他们前往樱花国,萧北鸢忙着试礼服拍照,早就把那件事抛之脑后。

  为了给萧北鸢一个难忘的婚礼,雷凌挖空心思请了很多人,包括她远在坞城的朋友辛野火,包括她养父母当年的邻居,包括她在樱花国的同学和老师,当然,也包括当年夜家的亲戚。

  他甚至把场地布置成了他们成年后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准备的其中一套礼服还是校服,他的和她的。

  当然了,配礼服的高跟鞋全换成了平底鞋。

  萧北鸢肚子还不太显怀,精气神也还可以,全程配合,笑得像朵花一样。

  婚礼完全按照中式举行,一开始,萧北鸢凤冠霞帔穿着大红喜服由最亲最亲的舅舅宫本武道牵着缓缓入场,而同样大红喜服的雷凌则胸前挂着大红花,在万众瞩目中穿过铺满鲜花的红地毯,来到萧北鸢面前。

  与此同时,大屏幕上播放着他们从小到大的照片,还有萧北鸢微博上那些汉服小像,也被雷凌很用心地做成了视频。

  全场掌声雷动,宫本武道很正式地把萧北鸢的手放在雷凌手里,眼圈红红的:“我把我最亲爱的侄女交给你,你要对她好,不许欺负她,不许让她伤心,否则,宫本家不会放过你。”

  雷凌很郑重点头:“舅舅您放心,我会用我的生命爱她呵护她。”

  台上新郎新娘众星捧月互换戒指深情热吻,台下,同样众星捧月的小九哇一声哭起来,指着大屏幕:“爸爸妈妈的照片里,没有我,呜呜呜,他们不要我了……”

  全部人笑起来,芮雪姬跟孙子解释:“你爸妈重逢那会儿,还没有你呢,后来他们补拍结婚照,不是带你去了么?”

  此刻大屏幕上正播放雷凌和萧北鸢的婚纱照,小九指着其中一张,哭得更厉害了:“他们带我去了,但是他们亲吻的时候都没管我,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奶奶,我是不是被抛弃了?”

  芮雪姬笑得无奈:“爸爸妈妈怎么会不要崽崽,他们最爱的就是你了。”

  小家伙在奶奶怀里哭得不行,骆齐光突然凑过来说了一句:“别哭了,我跟你一样可怜,我爸满心满眼也只有我妈,他们的婚纱照也没有我和妹妹。”

  两个小男子汉眼泪汪汪的,恨不得抱头痛哭。

  台上,萧北鸢也眼泪汪汪的,当然不是被儿子惹哭,而是被雷凌那一句压低了声音的表白:“小乖你知道吗,以前我一直觉得日子有毒,且没有解药……遇到你之后,你就是我唯一的想要的止痛片。咱们俩,时光清浅,爱情不散。”

  萧北鸢一开始眼圈红红的,很快眼泪就如同黄河决堤似的,因为雷凌又补充了一句:“我之前没有爱过别人,你是第一个,我生怕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觉得爱情不过如此。”

  他一脸深情,眸底更是氤氲着爱意,萧北鸢轻轻抱住他:“傻瓜,你本身就是爱情,是我毕生追求的灵魂。”

  雷凌很没有安全感似的:“那你一辈子不准离开我,咱们拉钩……”

  萧北鸢破涕为笑:“你是不是雷三岁附体了,咱们孩子都有了,我敢离开你吗?”

  雷凌强制和她拉钩,也不管台下的哄笑,自顾自说着想说的话:“拉钩上吊一万年不许变,下辈子就算变成猪,你也必须和我在一起。”

  麒麟起哄:“五哥,你有完没完,太阳晒到小拾壹了。”

  新郎雷三岁特别拽:“要你管。”

  “哟呵,看把你能的,看在你是新郎的份儿上,我不跟你计较。”麒麟大笑,“你们要腻歪到什么时候,两家老太太可还等着喝新媳妇的茶呢。”

  既然是按照中式婚礼来,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这种情节肯定不能少,雷家芮家老太太还有芮雪姬雷霆还有宫本武道全部坐在台上,就等着喝萧北鸢的茶。

  雷凌这才结束了絮絮叨叨,带着萧北鸢到一众长辈面前。

  一拜天地后,就是二拜高堂,晚辈给长辈敬茶,长辈给晚辈封红包。

  最后就是夫妻对拜,雷凌不想萧北鸢那么累,仪式结束就带着人回去休息。

  这个小岛上面各种设施一应俱全,酒店温泉球场游乐场沙滩全部都有,年长一些的回酒店休息,年轻的开启娱乐模式,反正有龙玦麒麟他们几个在,不愁气氛不好。

  回到房间,萧北鸢一直坚挺的肩膀耷拉下来,说不累那是假的,毕竟她可是怀着孕呢。

  雷凌心疼死老婆了,先帮她换了便装,又帮她按摩有些浮肿的小腿,哄着她眯一会儿。

  萧北鸢很快睡过去,雷凌帮她掖了掖被子,拿起手机到外面。

  刚才杨修拿手机过来的时候悄声告诉他有雷嘉言的好几通电话。

  雷凌回拨一个过去,那边很快接起来,听起来很高兴:“哥,新婚快乐。”

  雷凌嗯了一声:“之前不是说要回来参加我的婚礼么?”

  之前他确实说过很多次要回来参加婚礼,但是昨晚突然说实验室有事来不了,雷凌很怀疑那只是借口。

  雷嘉言尴尬笑了笑:“哥,我跟你说实话,我单独回去吧,又不放心把阿玲一个人放在家里。可我要是带她回去吧,我怕吓着嫂子,所以还是算了,反正我诚心祝福你和嫂子白头偕老。”

  雷凌蹙眉:“怎么还叫阿玲,之前不是让你改个名字么?还有,她既然是整容整成柏玉玲的样子,还是改回去吧,免得以后有不必要的麻烦。”

  “叫习惯了,一下子改不过来。”雷嘉言嘻嘻哈哈的,“至于整容,我跟她提过,她脾气小倔小倔,就是担心回复容貌之后我不爱她,说急了就说要自杀,我……我哪敢再逼她。哥,你放心,我答应过你,不会让她有机会出现在你和嫂子面前,我说到做到。”

  雷凌冷笑一声:“你可拉到吧,堂堂雷家二少爷,令人闻风丧胆的雷嘉言,会被一个女人所谓的自杀吓到?你分明是放不下那点执念。”

  雷嘉言叹息一声:“哥,你别拆穿我呀,给我留点尊严好不好?”

  “雷嘉言,我可提醒你,你之前是说过你已经不爱柏玉玲了的,你到底怎么回事?”

  雷嘉言沉默几秒:“哥,你说爱情这东西哪有道理可讲啊。就像你对嫂子,那是能说放下就放下的吗?你从小就对嫂子有一种莫名的占有欲,我对玲玲何尝不是?你说嫂子是你黑暗生命里唯一的一束光,玲玲对我何尝不是?你很幸运,能和嫂子携手共度余生,我不行……所以,哥,你别逼我好吗?就让我带着这种自欺欺人度过余生好了。”

  雷凌沉默了大约半分钟,意识到自己的劝解完全是一拳拳打在棉花上,他决定放弃:“你是成年人了,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随你。”

  沉重的话题算是揭过去,雷嘉言又轻松了些:“哥,我给小九寄了一些礼物,你到时候记得查收啊。”

  “不是说不给他买礼物吗,他都被你们惯坏了。”

  雷嘉言最怕他的唠叨:“哎,打住打住啊,我给我侄子买礼物,你着急什么?不说了,我挂了。”

  萧北鸢这一觉睡了两个多小时,醒过来发现房间陷入了黑暗,她以为已经是晚上了,吓得惊坐而起。

  耳畔传来温柔的声音:“小乖你醒了……”

  壁灯打开,萧北鸢看见雷凌扯着脑袋看着她,眼底全是深情,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几点了?”

  “还不到五点,还早,晚宴还没开始,你要不要再睡会儿?”

  萧北鸢摇头,趴在他怀里:“怎么那么黑?”

  “你不是怕光么,我把窗帘拉起来了。”

  “咱们起了吧,别让大家等着急了。”

  雷凌捏着她的肩胛骨,柔声道:“不着急,大家体谅你怀孕辛苦,不会说什么的。”

  萧北鸢又在他怀里躺了一会儿,外面传来敲门声,紧接着门打开,穿着礼服的小九走进来:“妈妈。”

  看见儿子萧北鸢的一颗心就融化了,伸开双臂,接住摇摇晃晃扑过来的小家伙。

  “妈妈,你很累是不是?我给你捏捏好不好?”

  小家伙贴心,萧北鸢摇头:“妈妈不累,大家是不是都在外面了?”

  “是的呀,老幺舅舅叫我过来催催你和爸爸。”

  “好吧,那咱们换了衣服过去吧。”

  小九扬起小脑袋:“爸爸,你和妈妈去度蜜月,会带着我一起去吗?”

  雷凌无言,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我们度蜜语,带着你算怎么回事?”

  小家伙嘴瘪嘴瘪的:“可是……可是你带着我,我可以照顾妈妈啊。”

  雷凌无情拒绝:“不带,我只带我老婆。”

  小家伙哇一声哭起来:“爸爸坏,爸爸不爱小九了……”

  萧北鸢踹了雷凌一脚,承诺去哪里都待着儿子,小家伙才破涕为笑。

  雷凌扶额,看来他以后,日子不太好过啊。

  • 烈焰》小说书免费全文阅读,不要忘记把色小说书网分享给更多朋友哟!
  • 本页链接:http://www.sxsbook.com/book/62519/0c94e76a1afc3.html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